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

南汇52生活网论坛|浦东社区生活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54|回复: 0

浦东童养媳个案调查记录

[复制链接]

0

威望

1812

帖子

4

听众

大一

Rank: 10Rank: 10Rank: 10

注册时间
2018-10-21
在线时间
81 小时
发表于 2018-11-6 15:0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

x



一 娘家阶段我娘家在上海市南汇县四团仓(即盐仓)行前桥东,有姊妹3人,二妹付琴菊18岁结婚, 1995年就死了。三妹付三囡3岁的时候因妈妈过世送人做女儿,最近听说也快死了,大概还有三个月的命。我现在怎么都打听不到确切的消息,心里急啊。小时候家里很穷,没有田,只不过没有讨饭而已,有萝卜、咸菜吃已经蛮好了。我们全家就靠爸爸在外面做木匠生活,没有活儿就没有钱,不像现在有劳保。那时候已经没有人绑小脚了,我们姊妹3个也都没有绑过。我没有读过书,家里穷读不起,从七八岁就开始挑花。10月份种蚕豆时有黑老鹰,有时一群一群的,一顷的蚕豆都会被它吃干净,个头大的老鹰连老母鸡都能抓了去。田里面第二年种稻的话,就在棉花地里撒草头(苜蓿)籽,三春翻地时把草头翻在田里,来年的稻就会长得很茻。那时没有化肥,都靠这些绿肥。农忙时,常常白天帮人家干活赚工钱,只好在晚上割自己家田里的稻子。自己家吃的菜就种在河岸上,有萝卜、玉米、茄子、青菜。一年里酱菜要腌好几瓮,大瓮小瓮放在门旮旯里,一寒三春就要吃的。冬天刨山芋,婆婆不许刨掉皮,我只好用破麻袋擦掉山芋上的泥,手指冻得很痛。弄好的山芋有整整五麻袋和一桶,一个冬天一家就靠它活性命,所以别人家挨饿,我们家还过得去。婆家田不多,我就去帮人家干活,割麦、给棉花除草、补稻、在稻田里拔草,样样做到家,像牛马一样,哪家叫我就去哪家做生活。住在北面的杨忠明(同村人)的妈妈是一个头头,人家告诉她要几个人,她再来叫我们。如果不给吃早饭的话,工人就会到别的地方去干活,所以一般雇主会叫我们去吃早饭。做到晚上,有的人家客气一点,会留吃晚饭。在南面周阿顺(音,同村人)家干活的时候,正好他们有一条船进来,船上有鱼。晚饭是鲜鱼和一个咸蛋,他让我们把咸蛋带回家,这家人很好。有的人家中饭都让我们在田头吃,不许我们回家,这样就能接着干,门槛精。有的人家做了一天就不要我们干了,有的要做两三天。那时工钿很便宜,如果吃了他们家的饭,一天有给五毛的,也有给一块的。收山芋一天可以赚两块钱,但是生活更加苦。早上四点左右起床,走到那里(干活的地方)才天亮。割山芋藤时四垄一翻太重,两垄往左边翻,两垄往右边翻。翻山芋的跟在我们后面,割完后我们把山芋拎起来甩在畚箕里,干得一身汗。别人把山芋装在麻袋里,绞好包。几个老头子会叫:“小姑娘,快点做啊,做完我们就回家!”所以我们总是第一个干完,四点多就可以回去了。我家老头子和我岁数一样,他爸爸在他4岁时就死了,是他舅舅把他养大的, 14岁时他到上海学木匠去了。他在上海学生活的时候难得回家,有时年夜也不回来,家里太穷,就算回家也要马上回去的。我们两个并不接触,我不和他说话,他也是。他坐在那里吃饭,我就走得远一点。他人很高,脸很黑,很难看的。结婚以后他告诉我,他在上海的时候,里弄里有一个小姑娘要嫁给他,他跟她说不行,我乡下有老婆了。我年轻的时候脸很白,很好看的,所以他不要她。上海那个小姑娘挺高的,大概长得不好看。三 正式成婚我是21岁“好日”(正式结婚)的,买了一张结婚证书,上面写了介绍人和证婚人的名字。请了4桌酒席,包括自家人和请来的8个吹音乐的。那天我穿的是绣花的淡红旗袍,绣花的红鞋子,鞋子是借来的,戴了珠头面和兜纱,兜纱是两幅纱拼成的,像帐子一样,前面后面都可以揭开。头顶中间是一个球,很好看的,借头面戴一戴要五斗米钱呢,钱都是婆家岀的。本来朱龙飞给我借来一条裙子,一件上装,我说不要,这么难看的东西啥人要啊。我们那里的几个新娘子都是大红官轿扛来的,只有我不是。别人结婚的轿子兜转都是珠子,绣花红布,4个角上吊着4串红须,有的是“好露面”(音),一亮一亮的。轿子4个人一抬,另外有4个人轮换,扛一段,换一班。有钱人家才用得起这样的轿子,轿子扛到门口要一张瘪黄牛钿,当场给钱的。迎亲路上会有流氓拦路,男方要给他们钱开销,才能把轿子抬回家。有钱人家的婚礼男女双方各请一个嬷嬷(女家嬷嬷又叫送亲嬷嬷,她称新娘子为“小姐”或“新小姐”),一个礼人(男)。新客人(新郎)到女方家,阿舅要在屋外场地的东南角迎接,双方一边行礼一边阿舅把新客人领到客堂里,叫老东家(女方家长)来谢,新郎行了三个礼,然后坐下喝茶,等一会儿就开酒。喝喜酒时,老东家夫妻俩站起来,拿一个盘,上面放一只酒壶,一只杯子,大家也都拿着酒杯站起来,这样就算敬酒了,新郎新娘不用像现在一样每桌敬。喝喜酒时男方要催登轿,高升放无数趟,金锣铜鼓敲得震天响,敲得新娘子难过,只好上轿,爽气点的人家就登轿,不爽气的人家要等半日。因为有人说在娘家一个时辰,等于一年,所以要多待一会儿。新娘去男方家之前,要跟长辈回头一声,告诉他们自己要走了,自己的爷爷奶奶、爸爸妈妈,没有爸爸妈妈的,回头叔父婶婶。正日酒的第二天女方家亲眷到男方家做斟酒,阿舅带队。岀风头的人家阿舅坐在牛头车上去男方家,会天暗了才到,车子上绑着甘蔗、桔子,媒人拎着装满糕食的两只黄篮头,这些东西会在喝喜酒时分给大家吃。迎接的礼数是一样的,新客人要到东南角把阿舅接到客堂里,老东家(男方家长)出来谢,行好礼,阿舅坐下来喝茶吃糕(女方受盘后的回礼),女方亲眷一桌坐在客堂里,一桌坐在房间里。新娘子如果嫁给好人家,她会跟阿哥兄弟说:“东南场角留一步,西南场角转弯多”,意思就是做斟酒要刻刻当心。因为好人家为了表示他们家有铜钿,会给做斟酒的灌酒。有钱人家的酒席杀猪杀羊,大排场。有句话讲:“三日头酒水,六日头排场”。头一日“小代媒”代媒人(答谢媒人),第二日“花油代媒”(正日酒),第三日斟头酒,第四日老客酒,男方到女方邀老客,老客去是不去的,因为人家讲爷娘看囡房头洋钿不旺,老客会跟男方人说“仗拉”(音)或者“辞拉”(音),就是不去的意思。第五、六日就平常过下去了。我是童养媳,所以一日结束。在婆家住了两夜,我爸爸来邀我回门,要向婆家人回头一声:“我回娘家了”。娘家的进门发爸爸的那份是酒,阿婶的那份是黄篮头。从娘家回婆家,也要向婆家人回头一声,带着我阿婶做的塌饼(一般由母亲做)。以后,就可以随意回娘家了。四 婚后生活我家老头子脾气很好,样样听我的,我们不吵架,结婚以后家里的大权就由我捏了。他平常不在家,满师以后到上海工作,也不在家的。在家的话会帮我干活。他在上海做临时工的时候,在进贤路有一间十几个平方的房子,还有一个烧饭间,是我们向房东用80个洋钿买来的,后来被老头子送给别人了。他不是每个月都回家的,我也难得去那里看他,有时候会带小女儿去大世界照哈哈镜。他失业以后回家张钓子,那时我们经常买肉吃。有一次船翻了,同船的两个人因为在船头收钓子,船翻的时候被网缠住,挣不开,淹死了。他在船尾,翻船的时候正好抓到一根绳子,运道好活了下来。这以后就不去张钓子了,向东间里朱亚福(婆家邻居)借了一个戒指当掉,当作去西安的盘缠,谁知他竟然把钱借给了**根(同村人),**根也没还给他。他去西安做了三年,海北做了三年,海北太苦了,要爬过一座山,我不许他去,我说,就算讨饭也讨给你吃。北面马家(同村)和他关系很好,介绍他进了上海的一个工厂。后来部队要借人,就在部队里做了几年,又不干了,转了出来。他心太活了,别人让他待在部队里,岁数么也大了,以后可以吃劳保。可他不肯,硬要转到工厂里去,所以部队介绍他到了周浦制笔化工厂。那时候女人做小姆,只能休息一二十天,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,就是坐的时候要当心点,椅子上放上坐褥。有的生下孩子十天就要去踏水车了,没有时间休息。我生小女儿的时候买不到肉,乡上海浦东童养媳个案调查记录里有人偷杀头牛,很多人偷偷去买,婆婆才买到一点肉,还吃到一只老母鸡,每天吃炒草头、萝卜干,别人送给我一瓮咸菜,有时喝点黄酒。婆婆自己会接生的,我生了7个孩子,死了4个。有一个刚生下来就不喘气了,还有3个也只活了十几天,死掉的4个都是男孩。婆婆给他们穿了件衣服埋在地里,我本来是想什么也不给他们的,谁叫他们刚投胎就走。生大女儿的时候我家老头子在家,生其他几个的时候他都不在。孩子的名字是算命先生取的,他还专门关照大女儿的“nan”是南北的南,儿子和小女儿缺金,所以儿子叫“金泉”,小女儿叫“惠珍”。给他们3个算命,先生都说是好命,“金饭箩,银饭箩,有底有盖”。我平常穿自己织的土布做成的衣服,头上扎1条土布手巾。两个女儿结婚的土布嫁妆都是她们自己荆的,上面还有挑花,我不会挑花。我们家喜欢早饭配酱油豆腐,有人挑豆腐出来卖时,大女儿去拿1个鸡蛋换1大碗豆腐,放点酱油,吃一顿早饭。她看见阿富根(音)卖豆腐时,一个蛋拿起来快唻。我们那时候生病也没地方看,弄一点药吃就好了。邓镇有两家药店,高万生(音)药店,孙家同德堂药店。朱家店有1个私人医生朱鸿昌(音),架子很大,要牛头车1部接他,牛头车雇一雇2块钱,还要给聘金。现在都说看毛病价钱高,以前价钱也很高,那时2块钱多值钱啊。有时候不舒服就自己刮痧,刮一刮就好了。丁家宅里的舅妈会收惊,大女儿被吓着的时候总是叫她来。后来我也会了,是从小女儿婆婆那里学的。秋八月里,邓镇谢家有上海来的人演戏,要收钱的,只看过一次,是亲眷请我看的。祝家桥也有戏看,不收钱,我难得去看,因为婆婆会骂人的。儿子定亲时,我去打听了一下对象,人家说她不好,我想去还掉照片,可是还了两次都还不掉,最后我家老头子说我们是穷人家,只要女方肯了就好了。两个女儿的亲事都是我一个人做的主,大女儿定亲的时候她爸不在家,后来他怪我把女儿嫁得太高了,因为我们家穷,担心那家人家会欺负她。还好,她婆家人都挺宝贝她的。小女儿的亲事她爸是不同意的,他说那家人家比我们家还穷。我说,初二我要受帖子了,他说他不管了。大女儿嫁妆是到川沙买的,我们娘俩划了一条船去装,嫁妆店里的人帮我们装在船上,自己运回来的,有1个衣橱、1个镜台和1个马桶。小女儿的是我家老头子做的, 1个镜台、1张宁波床,还买了1部缝纫机。老头子死了以后生活很辛苦,我自己没有劳保,自己种了1亩8分田,粮食蔬菜就有了。后来就靠周浦制笔化工厂给的一笔补助金(1988年开始,现一个季度290元)和大队劳保(现一个季度190元),补助金最近要转到养老保险,大队劳保今年3月份开始停发, 4月份转到浦东机场劳保,听说会加到200元。




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52生活网|浦东最热论坛 ( 沪B2-20060388  

GMT+8, 2018-11-16 22:01 , Processed in 0.063939 second(s), 27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